鄉村醫療守護億萬農民健康防線_中國去九宮格共享空間網

健全完善鄉村醫療衛生體系,是筑牢億萬農民群眾健康的第一道防線,也是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應有之義,隨著健康中國戰略深入實施,我國鄉村醫療衛生體系建設取得了扎實成效,形成了覆蓋全面的服務網絡,但還有一些問題需要關注解決。如九宮格何讓農民擁有健康體魄,補齊鄉村醫療健康發展的短板,今年兩會期間,代表委員積極“支招”。

兜底強基——

筑牢農民群眾健康“第一道防線”

當前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穩步推進,鄉村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建設取得長足進步,“有沒有”問題已得到解決,正在向著“好不好”轉型提升。健康體魄是鄉村振興的基礎,老鄉們不生病、少生病,保持較好的生活品質,才能有效推動鄉村振興。

“因為鄉村醫療服務能力不足,村民經常不得不去城市看病。但在城市看病,除了會增加交通、住宿等額外的負擔,還面臨醫保報銷比例降低的問題。因為鄉村居民大多購買的是新農合,在城市大型醫院的報銷比例低于城市醫保。”全國人大代表、湖南省邵陽市城步苗族自治縣汀坪鄉大水村村醫楊進軍向記者講述了解的情況,“老鄉們特別希望讓更多優質醫療資源下沉到基層,讓更多基層群眾在家門口享受到優質醫療服務。”

如何能讓優質醫療資源留得住、用得好?“緊密型縣域醫共體建設是促進醫療衛生工作重心下移和資源下沉、提升縣域衛生服務水平的重要舉措。”全國政協委員、遵義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副院長傅小云建議,積極探索緊密型醫共體建設,優化縣域醫療資源。這種醫共體模式統合縣、鄉、村醫療資源,推動實現一般疾病在市縣解決、日常疾病在基層解決。

鄉村急危重癥救治是一個難點。“前段時間,村里有人突發腦梗,我們趕去進行了降壓、輸液,要是再晚一點,會非常危險。”說到這里,楊進軍仿佛又回到了當時的場景,松了一口氣。針對完善急危重癥救治體系,傅小云建議,要建設從村寨到縣醫院總院、醫療次中心的快速救治通道,不斷提高危重患者的救治成功率,降低致殘率,提高基層醫療衛生供給水平。

“農民一旦得了病,往往小病拖、大病扛,很容易耽誤病情。”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內鏡科主任王貴齊建議,要推動農村癌癥篩查早診早治工作,降低癌癥死亡率,減輕癌癥病人的經濟負擔,通過健康扶貧的方式,有效解決因病致貧、因病返貧問題。

心搏驟停發生時,最佳急救時間只有短短4分鐘左右,及時進行心肺復蘇并使用AED除顫是最有效的搶救方法。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心胸血管麻醉學會常務副會長兼法人秘書長、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麻醉科主任醫師敖虎山建議,在基層開展急救知識科普講座,建立心肺復蘇普及培訓長效機制。

整合資源——

留住鄉村健康“守護人”

“人才是健康中國建設的基礎,也是強基層的重要保障。小樹屋”全國政協委員、民進浙江省委會主委、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院長蔡秀軍在調研中發現,基層很多地方有50%-60%的醫療任務由鄉村醫生承擔,最高齡的鄉村醫生有85歲,但依舊在問診。促進鄉村醫療體系建設,關鍵要從人才隊伍入手。

“我二十歲就開始當村醫,干了有30年了。”全國人大代表、河南省太康縣高賢鄉汪莊村村民陳國廠深知這一行的“苦與辣”,“為什么年輕人不愿意干這行?一是因為待遇低;二是因為不分白天黑夜,不管刮風下雨,村民有看病需求時,村醫得隨叫隨到,有的年輕人受不了這種生活方式;三是在農村診療環境下,村醫會面臨一些醫療風險和醫療糾紛,比較難處理。”陳國廠建議,提高村醫待遇,加快讓更多“編制”落實到村醫身上,讓更多年輕人愿意投身到村醫的隊伍中。

“村醫是村鎮健康的守門人,但是很多人卻沒有行醫執照,缺乏培訓機會。”全國政協委員、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中醫醫院院長劉清泉建議,“以三級甲等醫院為核心,組織村醫培訓,為鄉村培養優秀醫療人才。”過去6年,劉清泉團隊已經為河北個人空間、內蒙古、貴州等地鄉村培養了600多名村醫。

全國政協委員、西藏大學醫學院副院長巴桑卓瑪對鄉村醫療人才的重要性更是深有感觸:“雖然許多鄉鎮和社區裝備或更新了DR(數字X線攝影)、B超、全自動生化分析儀等設備,但由于缺乏技師和診斷醫生,部分設備處于閑置或半閑置狀態。高原地區人民面臨著高原病的困擾,需要培養高原醫學人才,服務鄉村醫療事業。”

“為了提升鄉村醫務人員水平,國家推行建立區域醫療中心、‘大手見證牽小手’行動,城市醫務人員每年也會去鄉村義診。但這并小樹屋非常態化辦法,更關鍵的是要讓鄉村醫療具備‘造血’功能,要吸引優秀醫生下到基層,并且留下來。”全國政協委員、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副院長朱同玉說。

挖掘瑰寶——

擦亮中醫藥這一“金字招牌”

中醫藥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結晶和瑰講座寶。當前,中醫藥高質量發展迎來前所未有的機遇,也面臨不少挑戰。

中醫藥起源于農耕文明,本就來源于廣大農村,但目前在農村的應用卻比城市要少,農村居民對中醫診療的需求沒有得到充分滿足。

“在老百姓看來,中醫藥既神秘又神奇。神秘的是,中藥的理論讓現代人理解起來還有一些難度;神奇的是,中藥的療效讓患者嘖嘖稱奇,小到感冒大到慢性病、疑難病,中醫藥都能發揮重要的作用。”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中醫科學院西苑醫院脾胃病所所長唐旭東在基層調研中發現,多數鄉村衛生室只能提供中成藥或簡單的針灸、拔罐、推拿等服務,運用中藥飲片、中醫非藥物療法的服務能力還很薄弱。

要解決這些問題,唐旭東建議,要加強財政投入,設立專項資金支持鄉鎮衛生院中醫館、村衛生室中醫閣等建設,改善基層中醫藥服務條件,堅持中西醫并重培養基層醫療衛生人才,加大對基層中醫藥服務的醫保支持力度,鼓勵將符合條件的基層中醫藥適宜技術納入醫保支付范圍。

“看好醫、用好藥,就需要讓道地藥材更地道。中藥材是中藥方劑與成藥的原材料,是中醫訪談藥的重要組成部分,規范化、標準化、產業化是中藥材產業的發展趨勢。”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原黨委書記王笑頻建議,進一步加強中藥材規范化基地建設,從源頭推動中醫藥高質量發展。

“我們武陵山區氣候適宜,生態環境優越,非常適合種植中藥材,如今我們已經從‘林里有藥’轉變為‘藥能旺林’,道地中藥材已成為農民共享會議室的‘致富方’。”全國人大代表、湖南省湘西七繡坊苗服飾文化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石佳說。對于未來如何加快中藥材全產業鏈發展,蹚出一條綠水青山變金山銀山的共富新路徑,石佳建議,建立配套的中藥材種植、加工、生產、展銷、物流和檢測體系,實現對中藥資源的保護和可持續利用。

“我們要擦亮中醫藥這一金字招牌,切實把中醫藥這一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繼承好、發展好、應用好。要加大基層中醫藥適宜技術的推廣和應用,惠及基層,特別是鄉村百姓的疾病防治和康復,要著重推進疑難疾病、重大疾病的中西結合研究,讓更多的中醫藥科技創新成果產業化,造福全世界。”唐旭東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